證監會鄧舸:緊緊抓住“關鍵少數” 大力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
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來源:上海證券報 時間:2019-12-14 06:54:00
證監會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鄧舸提出,解決上市公司治理問題的關鍵在于上市公司自身,強化公司治理,核心在于緊緊抓住“關鍵少數”。證監會將強化對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的監督,督促董事、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忠實勤勉盡責。對于違法違規行為,證監會將綜合運用監管措施,通過行政處罰、市場禁入、刑事移送等手段,追究公司特別是“關鍵少數”的責任。

原標題:證監會鄧舸:緊緊抓住“關鍵少數” 大力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

  12月13日,上海證券報主辦的“2019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論壇”在上海舉行。證監會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鄧舸出席論壇,并發表了題為《強化公司治理夯實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基礎》的主題演講。他表示,當前上市公司的整體治理水平還不能有效支持高質量發展,強化公司治理將作為當前和今后的一項重要工作常抓不懈。

  鄧舸提出,解決上市公司治理問題的關鍵在于上市公司自身,強化公司治理,核心在于緊緊抓住“關鍵少數”。證監會將強化對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的監督,督促董事、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忠實勤勉盡責。對于違法違規行為,證監會將綜合運用監管措施,通過行政處罰、市場禁入、刑事移送等手段,追究公司特別是“關鍵少數”的責任。

  強化公司治理是基礎工程

  在鄧舸看來,強化公司治理是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基礎工程,“規范的公司治理是上市公司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,完善的公司治理是資本市場功能有效發揮的內在要求,良好的公司治理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有力抓手。”

  他說,經過多年發展,上市公司已成為我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最為規范的群體,普遍建立了較為完善的治理架構和組織制度,強化公司治理、持續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取得了積極成效。

  具體而言,一是上市公司營商環境大幅改善。世界銀行發布的《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》中,中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升至第31位,中國保護中小投資者指標全球排名從2017年的第119位升至第28位。二是上市公司治理制度基本完善。目前我國市場已經形成了以《公司法》《證券法》為基礎,《上市公司治理準則》為核心,上市公司內部控制相關規定為延伸的,較為全面的公司治理制度體系。三是上市公司激勵機制逐步健全,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的積極性不斷提高,2017年至今年9月,上市公司共計實施股權激勵1018單,實施員工持股427單,數量持續增長。四是上市公司分紅水平穩定提高,現金分紅家數和規模逐年遞增,2018年共2787家上市公司實施現金分紅,總金額1.15萬億元,股息率從2014年的1.85%增長到2018年的2.41%,已與標普500指數、道瓊斯工業指數大體相當。五是上市公司社會責任意識增強。2018年年報中,1235家公司披露了環境保護信息;1170家公司披露了精準扶貧信息,扶貧投入552億元。

  但鄧舸同時表示,當前上市公司整體治理水平還不能有效支持高質量發展。一些上市公司對公司治理認識上有偏差,重視不夠,認為不會給公司帶來直接的經濟效益,只停留在“喊喊口號、做做樣子”的層面;一些上市公司簡單“以業績為導向”“以業務為中心”,重發展、輕質量,重利潤、輕風險,重業務、輕內控,經營盲目激進、公司治理“走過場”;還有一些上市公司把企業上市作為“發展終點”,將公司治理和規范運作視為外部的監管要求,缺乏內在主動性。

  解決治理問題

  要抓住“關鍵少數”

  鄧舸提出,解決上市公司治理問題的關鍵在于上市公司自身。公司治理建設不能搞成“兩張皮”“一陣風”,而要通過制度執行,增強自我規范、自我提高、自我完善的意識,使公司治理的價值追求、行為規范變為一種習慣,成為上市公司及全體人員的自覺行動。“證監會將通過完善制度規則,強化外部監督等方式,為上市公司規范運行創造有利條件,引導上市公司自主治理,加快培育普遍認同的上市公司治理文化,促進形成健全、有效、透明、內外部監督制衡的上市公司治理體系,構建上市公司規范運作的長效機制。”

  “實踐證明,上市公司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、董事、監事和高管等‘關鍵少數’在公司治理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。只有‘關鍵少數’抓住了,才能以點帶面,實現公司治理水平的全面提升。”鄧舸說,強化公司治理,核心在于緊緊抓住“關鍵少數”的行為規范和法律責任。

  一方面,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要切實做到與上市公司機構、業務、人員、資產、財務分開,依法合規行使股東權力,不得濫用控制權侵害上市公司及其他股東的合法權益;另一方面,董事、監事和高管要切實提高履職水平,忠實勤勉謹慎地履行職責。

  據悉,證監會將強化對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的監督,督促董事、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忠實勤勉盡責。對于違法違規行為證監會將綜合運用監管措施,通過行政處罰、市場禁入、刑事移送等手段,追究公司,特別是“關鍵少數”的責任。

  引導各市場主體

  構建外部治理機制

  鄧舸還提到,機構投資者、中介機構、投資者保護專門機構既是市場的主要參與力量,也是構建上市公司外部治理機制的重要一環,對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。

  監管部門將引導中介機構在為上市公司提供保薦承銷、財務顧問、法律、審計等專業服務時,積極關注上市公司治理狀況,促進形成良好公司治理實踐。同時,將發揮中小投資者保護機構在上市公司治理中的積極作用,通過持股行權等方式多渠道保護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。

  此外,鄧舸提出,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需要有關部委、地方政府以及媒體等相關方共同努力,營造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的良好生態。當前,證監會全面深化改革的各項重點任務正在落地實施,后續還將繼續完善制度、優化機制,激發市場活力,為促進公司治理完善提供良好的市場環境;充分發揮與地方政府和國資部門等合作的綜合監管體系的作用,形成對公司治理的綜合推動力。

分享到:
重庆时时彩计划免费群 甘肃快3技巧和公式 七星彩推荐 安徽11选5助手下 东方6+1 时时彩后一七码 福建彩票快三开奖给 银行网站漏洞赚钱 安徽11选5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股票行情今天002063 世界杯即时赔率 平肖中特